用文字留住爷爷的故事

———我写《爷爷的烽火岁月》

2018-03-26 16:50:13 来源: 作者:连中福 编辑:鲁致远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www.zjxfq.com   抗战暴发已经八十多年过去,经历抗战时期的爷爷们已渐行渐远。然而,他们每个人或精彩,或沧桑,或直接,或间接,或离奇,或宛约,或惊心动魄,或羞于启齿的故事,有的被记录下来,有的被忽略过去,本应使后代人铭记的故事则随着主人离去而渐渐消失……

  以微薄的力量留住经历抗战时期爷爷们的故事,是记录本书的目的。

  十八岁那年,大湖山驻军修军用公路,当时,生产队集体承包了一段修路任务,我作为修路民工,借住在处于大湖山腹地驻军营地外头塘自然村一户农民家里,户主是位姓王的大妈,名叫水南。住进王大妈家第一天,有两件事情让我觉得好奇:一是王大妈的名字怎么听都不像女性的名字;二是王大妈的走路的样子太让我担心,她腰腿无法伸直,总是以蹲马步的形状向前移步,每移一步都显得艰辛、劳累!

  好奇心很快让我解开了两个谜,王大妈家住山里,女孩起个王水南的男子名希望能顶个男儿用,像男子汉一样顶天立地。而她的腰和腿则是在逃日本兵那年夜里因大雨房子倒塌被压成多处骨折,从此,无法直立行走。至于房子怎么会在大雨天倒塌的?没再往下追问。

  二零一五年初夏,我沿着常山至衢州的一段保存较完好的信安岭古道采访,住在古道旁的村民告诉我:逃日本兵那会儿,常有一队队日军从古道上经过,其中有一次有一两百名日军抓民夫当向导带路,走信安岭古道从江山大陈乡池茶村上了头塘。这个信息让我很惊讶:头塘地处常山与江山交界处,是怀玉山脉从江西延伸入浙西的最高峰,除了有十几户山民住在山上过着自给自足的日子,平时很少有人上去。据说常有强盗躲藏山上。如此一处极其偏僻的山民居住地,一两百名日军上去干什么?绝不可能为财而去。

  随着采访深入,一支活跃在怀玉山脉江山大陈岭山脉和常山湖山山脉交界地的民间抗日武装力量———北乡抗日自卫队浮出水面??稍诒鞠叵刂竞推渌蛋钢腥疵挥卸哉庵Э谷瘴渥暗募窃?。这支武装力量的主要筹措创始和组织领导者之一,就是当地一位有名的老中医徐文伟。遗憾的是徐文伟已于一九六八年去世,找其现在的家人了解,没有人知道徐文伟曾拉过队伍与日军打过仗。我只好沿着当年这支抗日武装力量的活动足迹,探寻他们留下的故事。

  原来这支民间抗日力量组建后与日军接触的第一仗,就是在头塘东南方向的湖山底下的五家岭村,伏击了一支十多人日军小分队,并打死四名日军。这次对日军的突然袭击,使入侵并占领衢州所辖江山、常山的日军大为震惊!当时,国军已撤离衢州地区,日军在事先未得到任何情报的情况下遭此伏击,大为恼怒,下决心围剿这支莫明其妙的武装力量。日军了解到头塘时常有强盗出没,认为是强盗伏击杀人抢枪,于是,就有了老百姓见到的一两百名扛着小钢炮等武器围剿头塘的日军。日军进入头塘村之前,在村口架起小钢炮对村里进行了一番火力侦察,紧接着进村将全村民房全部烧光。王水南家房子被烧后全家五口无家可归,时逢六月梅雨不断,王水南一家只得用一种竹片编成晒谷子当地人叫“田月”的竹编,架在木头和墙体上,搭盖起暂时可以避雨的雨棚,全家大小五口晚上就挤睡在“田月”底下,半夜后,泥墙遭雨淋垮塌,压到了个儿长的大人,而三个小孩只有老大砸着了脚,其他二位小弟弟则安然无恙。王水南夫妻被压后,被及时赶来的乡亲们从墙泥中拉出来,他们的腿、腰都被泥墙压成骨折,当时只能在地上爬行。乡亲们将其抬到村里唯一留下瓦片的土地庙里,第二天从山上采来中草药为他们内服外敷,就这样,在没化钱使用任何西药救治的情况下,二位大人经历数年煎熬慢慢好起来,最后,王水南虽然留下终身残疾,但在山里人每天都需要干活的康复锻炼中,身子渐渐显得硬朗起来,一九五五年,四十二岁的王水南还生下一位健康男婴,并抚育成人。直到二零一二年,老人九十八岁高龄才去世,而且身子骨一直保持着健康硬朗。王水南的经历,不得不让人佩服国人生命力的顽强。

  王水南遭遇大难而后生的故事遗落头塘七十多年无人记录,徐文伟举旗抗日保卫家园家族后代无人知晓的遗憾,使我想到要抓紧时间努力将这些故事记录下来。为了还原这些故事的本来面目,我坚持主人公本人在世的努力想方设法找到本人,本人已经不在的,找到其家人后代和当时的亲历者,并努力找多人对同一件事进行追述,经过对证核实,努力使故事符合客观事实。对故事发生的地点,只要现场还存在并有条件去现场考证的,就一定要去现场。如徐文伟当年拉队伍聚集的大本营———青石镇天井头自然村后算山,现在几乎没人上去,我请向导边砍灌木丛开路边攀登,整整化了一天时间攀登上山,察看当年的练兵屯粮场所,对当年这支抗日队伍的大本营有了全面的了解和深刻的现场印记。

  一九四二年五月,浙赣战役暴发,日军集结十万大军,沿浙赣铁路一路烧杀掠抢,时任国军16师军医的连松林在战地救护所与帮助国军从前线抬运伤员的抗日支前义勇队女队员范自立相识,在频繁的接触中产生了爱慕之情,国军撤离衢州前夕,他们匆匆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从此后,国军的前线救护所多了一位护理工,转移运送伤员时多了一位抬扶、搬运担架的救护工,她就是范自立。在一九四二年至二九四五年间,范自立随国军16师征战大半个中国,最后,在日军无法继续前进的贵州独山阻击战后,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范自立随连松林留在了国军陆军武汉总医院。一九四八年,他们双双回到衢州,依靠自己的医疗技术办起了个体诊所……

  这些老爷爷、老奶奶、老军人的故事,无时不在感动着我,激励着我提笔记录下他们生命中的精彩片段和沧桑旅程。

  浙赣战役后,浙西地区出现许“烂脚病”人,常山就是其中之一。一九九五年开始,在王选女士的引领下,大量侵华日军细菌战中国受害者和广大民众开始警醒,获知数十年大量的烂脚和瘟疫,是由于罪恶的细菌而引发,于是,开始收集日军细菌战的证据。王选女士更是倾全身心之力,奔波于湘、豫、赣、浙等细菌战受害区和重害区调查取证,并走上了对日诉讼索赔之路。从那时开始,我对受细菌战毒害的烂脚病人有了新的认识,参与到对他们的救助当中,有幸的是,还与王选女士一起赴常山、衢江、龙游等地实地走访调查,使我亲身感受到王选女士对生活在偏僻乡村烂脚病人无微不至的关心体贴,也使我有机会收集到一些遗留在民间关于“烂脚爷爷”的故事。

分享到: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自律管理承诺书 | 开展“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专项整治工作责任状 | 浙ICP备13002281号 | 浙网信办[2012]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10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3312006001 浙公网安备 33082202000045号 |
常山县新闻中心主办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上举报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