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崇彬:赤胆冰心孺子牛

2018-01-04 15:44:23 来源: 作者:特约攥稿人 王有军 编辑:鲁致远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www.zjxfq.com   聂崇彬(1922-1966),又名聂恩铭、唐漠,常山县城人,这是一个常山县革命史上无法抹去的名字。他是中共闽浙赣区党委城工部在常山的第一个党员;他是新中国第一部纪录片电影《烟花女儿翻身记》的导演;他还曾任《大众电影》编辑室副主任兼影评组组长,长春电影制片厂总编室副总编,《电影文学》编辑部副主任。

  传统家庭的犟牛

  聂崇彬祖籍江西省玉山县,其父聂礼庭迁居浙江省常山县城北门(今天马街道解放街新建巷14号),先从事私塾教学,后改经商致富,可谓书香门第,家境殷实。也正因为如此,聂崇彬兄弟4人,长大后成就斐然。老大聂崇铭(又名方春望),是官方资料中记载最早的常山籍党员(1938年入党),曾任山东医科大学校长、教授;老二聂崇枚,原四川省重庆煤炭学校(现重庆工程职业技术学院)教师;老三即聂崇彬;老四聂崇权(又名聂季衡),山东医科大学高级工程师。

  或许,聂崇彬的斗争意识是与生俱来的。据二哥聂崇枚回忆,小时候的聂崇彬,虽然身体瘦弱,但机灵又倔强,喜欢顶嘴,有点叛逆。

  曾经有一次,外婆按照传统陋习,逼着大姐缠足。大姐疼痛难忍,躺在床上不能入睡,暗自哭泣。聂崇彬见状,便剪断了大姐的裹脚布。次日早晨,外婆发觉此事,便要鞭打大姐,聂崇彬上前解释是他剪的。外婆更加恼怒,举鞭又要打。聂崇彬夺下竹鞭,朗声问道:“外婆信佛,难道不晓得观音菩萨也是大脚吗?”外婆听了,一时语塞,大姐得以免于裹脚。

  对于地位偏低的仆佣,聂崇彬则表现非常地平和体贴。聂家经济较好,常年雇有好几个长工,按照规矩,主仆有别,东家和长工是分开用餐的。聂崇彬不认同这种做法,长工长年累月地照顾家人的生产生活,有如亲人,只要自己在家,他便会不顾父亲的威严,坚持让长工与家人同桌进餐。

  聂崇彬对低微阶层的同情,有时“单纯”到难以想象的地步。1942年,刚与白石同学胡瑾华结婚的聂崇彬,到辉埠东乡走亲戚,看到了百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生活十分困苦,深感社会分配不公,内心一直为之鸣不平。经过再三地思忖惦量,聂崇彬动员父亲把家里的部分田地无偿分给乡下的穷亲戚,对于这等异想天开的“无理取闹”,父亲当然不予理会。聂崇彬又提出,要父亲把今后分家时自己该得的那一份田地先分给穷亲戚,结果又被无情地拒绝了。

  俯首甘为孺子牛。聂崇彬所提倡的“天下为公”思想,与父亲传统的保守思维格格不入,他注定是传统家庭的一头犟牛。那一段时间,聂崇彬与父亲的关系闹得非常紧张。

  红色革命的斗士

  学生时期,既是聂崇彬接受进步思想的时期,也是他施展革命抱负的时期。

  1938年,聂崇彬进入衢州中学就读,在王西彦老师的熏陶下,他对民族振兴、社会腐败等问题有了更深的理解,先后参加驱逐反动军事教官王珩、训育主任杨筠青的斗争。结果学校借助军警力量镇压学潮,聂崇彬被开除了。

  1942年,聂崇彬转入江西铅山杨村九江高中部学习,正是从这时开始,他阅读了大量的优秀文学作品,并经常在报刊上发表杂文、小说,抨击时局腐败。当时就有人评价:“全校都知道崇彬的白话文,写的出众地好,不但文字好,而且能言人所不能言,言人所不敢言?!弊匀?,他又被开除了。此后,聂崇彬先后就读于君毅中学义乌分校、重庆朝阳法学院,但每次不到一年又转校了。直到1945年秋,聂崇彬进了重庆复旦大学法律系司法组。

  早在朝阳法学院期间,聂崇彬就参加了党的秘密外围组织———中国民主青年同盟(UDY),并参加了第一次盟员代表大会,到重庆复旦大学后,又被选为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参加起草了《青年民主运动宣言》,这标志着他成为复旦学运的群众领袖人物之一,从此战斗在“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第一线。

  在竞选学生自治会常务理事时,面对校方“党派分子必须退出竞选团”的要求,聂崇彬义正辞严质问“党派分子必须退出竞选团,是不是包括国民党党员在内?”在组织“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大游行时,面对校园附近的特务袭击,聂崇彬高声诘问章益校长“高唱民主的高等学府,竟然让特务如此横行???”在发表演说和印发传单时,面对明目张胆的囚车威胁,聂崇彬发出了“宁愿站着死,决不坐着生”誓言!这便是一个无畏的革命斗士的行动和宣言!

  1947年5月30日,国民党反动派从复旦大学洪深教授家中逮捕了聂崇彬等三位学生,与上海其他院校逮捕来的57位学生一道,关押在上海龙华曹家花园,以举办“青年训导班”的名义,意图进行软禁和分化。谁料却遭到了聂崇彬等人针锋相对的抗争。如针对敌人的“拖而不决”,聂崇彬等人手拿《六法全书》据理力争:“这上头说得很清楚,逮捕人如无罪,应在二十四小时内释放;如有罪,就应移交法庭审判,为什么你们既不释放,又不移交法庭提审?”搞得上海市长吴国桢和警备司令宣铁吾哑口无言。当叶青、张国焘之流前来“授课”以示安抚时,聂崇彬率先呛声:“你既然爱护我们,现在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要求政府依法办事,把我们移交法院公开审理,你能办到吗?”一语戳穿了敌人惺惺作态的假面具。在外围声援和内部斗争的双重压力下,国民党当局示弱了。1947年8月,聂崇彬等人被释放,重获自由,但又遭到学???,转入上海地下工作。

  电影艺术的才子

  聂崇彬对文艺天生敏感,在铅山、义乌念书时,便时常发表小说、杂文,剖析时政,警醒世人;在上海复旦大学期间,更是发起组建了一个文艺团体———缪司社。

  1947年2月,上海市爱用国货抵制美货委员会举行成立大会,郭沫若应邀请演讲,国民党特务袭击会场,将商场工人梁仁达毒打致死。聂崇彬只用了三天时间,写出话剧《梁仁达之死》,由缪司社排练后公开演出,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聂崇彬也因文艺创作主题好、精品多,被称为“缪司社的灵魂”。

  哪怕是身陷囹圄,聂崇彬的文艺创作也从未停止过,在曹家花园关押期间,他根据艾芜小说《脱缰的马》改编成电影剧本《乡愁》,后来此剧在香港拍摄,由吴祖光导演,陶金、白杨主演,片名定为《山河泪》。转下地下工作后,他又与人合办了《火种》《北方》等进步刊物。

  1948年春,聂崇彬回到老家常山,经林维雁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根据党组织指示,在本地发展地下党,逐渐形成常山县解放战争时期的第一个地下党组织。

  1949年,聂崇彬调入北京电影制片厂新闻处,正式开始了个人电影工作生涯。聂崇彬做事,以敏锐高效著称。1950年,拍摄《抗美援朝》纪录片需要解说词,聂崇彬一个通宵便圆满完成了任务。不久,他又联合于蓝编导纪录片《烟花女儿翻身记》,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部纪录片电影。

  后来,聂崇彬又相继转任《大众电影》编辑部副主任兼影评组组长、上海江南电影制片厂编辑、湖南电影制片厂编辑、长春电影制片厂总编室副总编和《电影文学》编辑部副主任。这其间,由于个性率直,刚正不阿,聂崇彬屡受污陷和迫害,被扣上了“冒充地下党员”“反对中央首长”“漏网右派”等帽子,甚至被下放到湖南农村改造劳动。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创作了《贫农的女儿》《两家人》等一大批优秀电影剧本。然而,“文革”的大潮汹涌而来,一帮得势之人兴风作浪,再度给聂崇彬按上了“黑帮分子”“反革命分子”“唐漠反党小集团”等罪名,直欲将他推入万劫不复之地。1966年7月6日,聂崇彬留下一封长信,在长春含恨自杀,年仅44岁,成为文革初期受迫害遇难的电影工作者之一。

  1978年,聂崇彬冤案得到平反。

  1984年,中国电影家协会党委为聂崇彬恢复党籍。

  赤胆闹革命,冰心著文章;甘为孺子牛,垂首问苍桑。泉下若有知,聂崇彬又会生出怎么样的感慨呢?

分享到: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自律管理承诺书 | 开展“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专项整治工作责任状 | 浙ICP备13002281号 | 浙网信办[2012]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10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3312006001 浙公网安备 33082202000045号 |
常山县新闻中心主办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上举报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幸运飞艇开奖比分 | 幸运飞艇pk10开奖记录 | 49| 204| 206| 101| 892| 436| 252| 461| 992| 438|